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发现》杂志官方博客

上海文艺出版总社

 
 
 

日志

 
 

听说过自由意志吗?请看……  

2005-12-12 11:06: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由意志 大脑先于我们作出决定!         编译:李冬冬
 
早在“意志”命令身体做某个动作之前,大脑已经传达过这个信息了……而我们对这个事实却不为所知!一个惊人的发现使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自由意志”这个概念。

        坐在海滩上,你刚刚欣赏过假日的最后的一抹夕阳。明天你就将背上行囊,重返工作岗位。因此,即使夕阳已经西下,但你还是恋恋不舍。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而你仍在这最后的几分钟里,享受着最后的假日惬意。终于,有那么一个时刻,你决定站起来,离开令人迷恋的沙滩。但很显然,你在某一确切时刻决定站起来的这个事实并没能在同时传达给你的意识。可是,要知道你是曾想要做点什么的......而且到底要做什么,大脑在几千分之一秒前已经做好了决定,不过你又对这个决定丝毫不知情。也就是说:大脑的活动是完全独立于意识的(这里的“意识”被界定为对思维和行动的感知)。另外,大脑已经开始刺激必要的“脑区”,准备行动了。
        英国伦敦大学的神经生物学家派屈克·海嘉德(Patrick Haggard)在今年6月份比较清晰地论述了这样的观点。他是在研究了80 年代至2004年由美国、法国和英国的神经生物学家做的实验结果后做出这个论断的。这些实验旨在阐明当我们决定做某个动作时大脑的活动机理。派屈克·海嘉德教授阐释说:“通常,人们都相信做某个动作时,比如天冷了,伸胳膊去取衣服,我们做这个动作是因为我们想要这样做了。然而这种想法是错误的。想要执行某个动作首先独立产生于大脑的某个领域,接下来我们只是感知到执行某个动作的意愿,然后我们才做这个动作。”更确切地说,一方面我们非常清楚地意识到了行动的动机,另一方面我们却无法选择执行这个动作的精确时间。
 
脑力活动的巅峰
        我们可以断言,那些度假的人早晚会按预计离开沙滩的,但他们却不知道这个动作发生在哪一分哪一秒,因为这个决定是不为人所知的。所以说我们的自由意志,即按自己的意愿行动的官能,并不像我们想像的那样重要。这个观点向有几个世纪历史的古老哲学提出了挑战,甚至可以说是对哲学观点的侮辱。派屈克·海嘉德的观点有什么根据呢?显然他的结论是建立在2004年里昂认知科学研究院神经生物学家安吉拉·西里古(Angela Sirigu) 的实验基础上的。实验很简单,只需要15 名自愿参与者:他们围坐在一张装有按钮的桌子旁,当他们自己认为应该去按按钮的时候,他们就会收到行动的命令。不过实验还是有一定局限性的:当他们决定行动的那一刻,我们要记下专门为此实验设计的钟表的指针位置 (指针转一圈为2.46秒)。在此期间,他们大脑的电子活动被脑电技术记录下来(通过装在他们头顶的电极记录),以便破解“潜在动机准备”的开始的时刻:神经元电波的突然增加表明大脑开始发动行动,准备去按按钮。这也就是大脑决定行动的真实时刻。
       
自由意识行动即是获知大脑的命令
        海嘉德教授评论说:“此项研究首次阐明了这个现象。这样的结论在当时需要得到证实。因为它不仅震撼了科学界和哲学界,而且它也对‘自由意志’这个概念的所指提出了质疑,因此许多人都非常期待一个强有力的证据。”
        但是如果说哲学界历来都迷恋于这个概念,而神经生物学却在这方面取得了重大的突破,他们认识到了大脑意识器官对动作的无意识。也就是说“想做”一个动作只是大脑在不为意识所知情况下发出命令后引起的一个结果!安吉拉·西里古解释说:“请看当行为主体决定按按钮时大脑内部有哪些反应吧!我们看到一切都开始于无意识的大脑生理运动程序。大脑皮层的前额叶区(位于眼睛上面)预先已经储存了在某个时刻触摸按钮的命令,它刺激顶叶皮层。顶叶皮层位于头颅的后上部,此区的功能之一便是监督管理原命令的执行。当运动皮层按命令触摸按钮时顶叶皮层就会有反应。

 
无论如何,自由意志仍起决定作用
        由一个人、两个人、甚至是集体所做的较为复杂的决定都是来自于有意识参与的深思熟虑。在这一点上,自由意志起决定性的作用。
        迄今为止,正是通过皮层间的对话,神经元才在不被意识所知的情况下完成了信息的交换。那么意识最终是如何获悉动作执行的呢?神经生物学家补充说:“运动准备势能一旦启动,运动皮层就向顶叶皮层反馈它所选择执行的动作的属性。控制人主观意识的顶叶皮层准确地收到信息,于是我们便感知到要去按按钮。我们现在明白了,因为顶叶皮层与运动皮层对所有执行的动作的属性认识达成了共识,所以我们才最终感觉到要去执行某个行为。
        如果自由意志行为被归纳为去获悉大脑下达的决定,这是否意味着我们要服从大脑的选择呢? 根本不是!因为意识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记录室”,它的功能也不仅仅局限于激活不为它所知的一些决定。实际上,它仍然拥有“否决权”。安吉拉·西里古给了这样一个解释:“我们拥有拒绝执行大脑命令的自由权力。比如有个人看来要把球扔给你。第一时间内运动皮层就会监控到运动准备势能的脉冲,350毫秒后,你可以意识到应该伸手去接球。当你认识到判断错误,伸手接球没有效用后,你便会取消这个动作的执行。如果信息能尽快地从额叶皮层传递到运动皮层,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其实,你只拥有200毫秒的时间去中止正在进行的程序,因为正如大家看到的,行为主体感知到行动意愿与开始行为之间只有这么短的时间。

思索的秘密
        在这个似乎被解释清楚的过程中,仍然存有奥秘,尚未解开。安吉拉·西里古就又做了一个实验,目的是了解当意识实行否决权时大脑的活动程序。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问题:我们所有的行为都受大脑指挥吗?海嘉德教授的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意识服从大脑只局限于一些常规行为。对于那些比较复杂的决定,我们的意识显然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想象一下,比如你对两款轿车都分外青睐,经过数周的犹豫思考之后,你终于刚刚决定买哪一辆。在这个案例中,你的最终决定并不是来源于没有意识参与,而由大脑独自所做的决定。相反,它是意识经过深思熟虑、理智地分析两款车的优点和不足后所做出的结论。
        不过,即使说我们的意识在这类决定中作用重大,但它到底有多重要,现在还很难评估。神经科学认为大脑是探究人主观意识非常重要的部分,而就是如此重要的器官现在仍存有很多奥秘。神经生物学家指出:“对意识属性的争论和研究是一个非常新的话题。所以在最近几年,科学家很可能会深入地对这一领域进行挖掘。”最后还有一个问题尚待解决:是什么促使人类不惜一切代价要阐明是什么燃起了人类一个又一个愿望。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