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发现》杂志官方博客

上海文艺出版总社

 
 
 

日志

 
 

幽灵事件:科学如是说  

2007-11-14 10:09: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己会转动的桌子、撕人心肺的惨叫声、诡异的“神”出“鬼”没……当科学家也遇上这档子闹鬼的事,他们会怎么想呢?
 
编译 胡慧俐
 

闹鬼大搜索


   有人竟然拍下了鬼魂出没的画面……到底是足以震惊世人的证据还是别有用心的骗局呢?

 

教堂里的神秘身影


   这是科里斯·布莱克雷(ChrisBrackley)在1982年拍摄的照片。初看这张照片,伦敦的圣·博多夫(StBotolph)教堂毫无异常。但是,如果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右侧楼台上有个奇怪的身影。难道这是一个幽灵吗?或者只是他弄虚作假的合成照片?尽管作者科里斯多次发誓没有对照片做过手脚,但是事实上,对同一幅胶片进行多次曝光,就有可能把两个完全无关的影像叠合在一起。这种做法就可以制造出照片上的效果,让人觉得确实有飘浮的幻影出现在教堂里。

 

调皮“鬼”事件


   在伦敦(对,那里老是有“鬼”)北部的埃菲尔德区,哈珀太太的住处曾经遭受过1500多起“异常事件”的骚扰!从1977年8月到1979年4月,怪事接二连三地发生:家具常常会自己移位,到处都会发出莫名的声响……安装在孩子房间里的摄像机更是捕捉到了一些奇异的画面:被单不知被谁掀开,大女儿像着了魔一样从床上蹿起。后来这些奇怪的现象渐渐减少,最终完全消失。但是到现场观察的人却没有一个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亡灵之手


   在通灵法事上,参加者绕桌子围坐成圈,其中有一个是通灵人,他会帮助其他人与回来的灵魂对话。附身于通灵人的亡灵会用放置在桌上的数字和字母来组织“他”要传递的信息,甚至还可以留下“他”的掌印!“他”只要把手放入表面覆盖着一层石蜡的水中,当“他”把手缩回时,就会在手的表面留下一层像手套一样的蜡膜。随后“亡灵”重新归于无形,这层蜡膜却会脱落下来,留下一个手的空模,往里面填上石膏就大功告成了。当然这些都是通灵人弗兰克·科鲁斯基(FranckKluski)的解释,左侧照片上是他在1921年时获得的“亡灵之手”,很可惜我们没有机会把这个石膏手形和他自己的手作比较。

 

嘘——鬼来了!


   这是安置在英国伦敦(没错,又是英国)汉普顿宫某个通道入口的监控摄像头所拍摄到的画面,日期是2003年12月19日。传言说这座建于16世纪的宫殿经常闹鬼。当时连续几个月,关得好好的防火门经常会莫名其妙地洞开,这引起了守卫们的警觉。而我们在监控录像中看到,这个“连环开门者”竟是亨利八世的鬼魂——除非又是某个打扮成鬼模样的捣蛋“鬼”!

 

鬼影下楼


   1936年12月26日,这张照片被首次刊登在一份英国杂志上。它的作者是两位在一幢建于17世纪的老建筑中做专题报道的记者。他们说当时突然看到有一个蒸汽状的人形滑下楼梯,于是连忙“咔嚓”按下快门,恰好抓拍到了幽灵的照片……这会是他们搞恶作剧制造的假新闻吗?对此并没有确切的证据,不过一些专家认为在照相机的镜头上涂上油脂就可以拍摄出照片中幽灵的效果。尽管各种怀疑四起,这张照片还是成为了世界上最成功的鬼照之一。

 

万维网也闹鬼!


   在这个数码照相机和Photoshop修改照片技术盛行的时代,《新发现》2006年7月号),我们不得不怀疑那些流传在网上的鬼照的真实性。如右图中从事故车辆中飘出的灵魂,以及上图中男孩身边的女鬼。专门揭穿恶作剧的Hoaxbuster网站的调查者们最近表示这张女鬼照片显然是假的,因为照片上男孩的影像部分轮廓太清晰,是典型的“剪切”合成照。

 

没头没脑的鬼


   鬼有时候还真是“鬼模鬼样”。1938年在尼斯拍摄的这张照片中,这个鬼的形状十分奇怪,头不像头,手不像手,真不知道应该从哪个角度看它比较好。至于右图中看到的“绿雾”,这是在美国芝加哥的一个郊区墓地拍摄到的,那个墓地是有名的闹鬼场所。拍摄者说在这张拍摄于1974年的照片中,绿雾是鬼魂的化身——他还真敢信口开河。要是人人像他那么武断,那以后我们的照片只要稍有模糊,就可以宣称自己曾“与鬼共舞”了……

 

人鬼全家福


   19世纪末,一些摄影师为了谋取利益,竟然向顾客提议拍摄他们和死去亲人的全家福!这些骗子真是不择手段,竟然利用别人失去亲人的痛苦来赚钱。右图的照片就是一张典型的合成全家福。摄影师先在黑色的背景中拍下还在人世的老夫妻俩,而昏暗的背景正好便于他在上面添加另外的图像:夫妻俩刚刚过世的女儿的照片。摄影师搞这些鬼名堂,却还宣称这是为了方便阴阳相隔的亲人们更好地交流,真是鬼话连篇啊!


   一点不错,就连一些最有名的科学家也曾经被鬼故事所困扰……
科学家也信鬼神之说?

物理学家无法解释的“神秘力量”


   法国物理学家彼埃尔·居里年轻的时候,在哥哥雅克的影响下迷上了神秘的超自然现象。之后,他对这个神秘世界的好奇心从没有衰退过,正是这种好奇心使他遇上了怪异的欧萨皮亚·帕拉第诺(EusapiaPalladino),据说这个女子有让死人说话、远距离移物的能力。途经巴黎时,她的特异禀赋引起了科学家的兴趣,他们认为可以找出这些异常事件的原因。于是10多位科学家决定对欧萨皮亚进行测试,其中就有彼埃尔和他的夫人玛丽·居里。比起他的夫人来,彼埃尔显得更为震惊:他看到了桌子自己在移动,看到了奇怪的光影,甚至还感觉到无形的手在碰他!1905~1908年,欧萨皮亚在43场演示中制造了无数的奇异现象。科学家们最后得出了什么结论呢?令人失望之极,他们也说不清欧萨皮亚究竟只不过是个比较高明的魔术师呢,还是其他什么……至于彼埃尔,他于1906年死于意外,没来得及告诉世人他的看法。

 

喂,是……地府吗?


   死人能跟活人对话吗?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英国物理学家奥利弗·洛奇爵士,尤其是他的儿子雷蒙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场上阵亡后。因为想跨越死亡的界限和爱子交流,洛奇爵士曾多次尝试通灵法术。久而久之,他心中产生了一个新的疑问:怎么才能确定通灵人传递的信息确实是来自已经过世的人而不是杜撰呢?洛奇爵士对此提出一个建议:某一个人在生前就把死后要通灵人转达的话写在纸上,并用信封封好。这样就可以验证通灵人传递的信息是否准确。当然,信人不如信己,洛奇爵士居然决定由自己来完成这个试验。于是在他过世之后,许多通灵人都纷纷尝试来破译洛奇爵士神秘的死后传言,一时之间竟有130场法事先后举行,但是没有一场真正招来了爵士的亡魂……

 

女鬼照


   英国物理学家威廉·克鲁克斯爵士不但是科学史上的重要人物,也是个拍“鬼”专家,他是最早在照相板上抓拍到“鬼”的摄影师之一——如果我们可以把那些幻影称为鬼的话。克鲁克斯爵士拍到的是个名叫凯特·金(KatieKing)的女鬼,她是17世纪一位冒险家的女儿。她并不是偶然出现在人间,而是由一个名叫弗罗伦斯·库克(FlorenceCook)的年轻女子“召唤”而来。事情发生在弗罗伦斯父母家中:一间小屋的门口拉着幕布,在幕布后面,弗罗伦斯召唤亡灵前来附体。过了不一会儿,凯特·金的灵魂就穿着白衣,慢慢掀起了幕布……所有的这一切都不得不让人想到,其实所谓凯特的灵魂就是弗罗伦斯本人。但是克鲁克斯爵士却坚持认为他看到的这一幕是超自然现象。而他不能肯定的唯一一点是:历史上,是真有凯特其人,如今还魂现世,还是弗罗伦斯凭她的意念创造出了一个幽灵?不论是哪一种情况,这个女鬼的出现耗费了爵士不少的照相板,不过他只公布了其中的几张——也许是因为弗罗伦斯和“女鬼”凯特也太像了一点吧!

 

恋上女鬼


   法国生理学家查理·里歇为鬼神之说着迷,一生都想找出鬼神存在的证据。1903年,在阿尔及尔的“卡门别墅”,他就曾经以为自己真地找到了证据。那里举行着一场场不可思议的通灵法事,Bien-Boa的灵魂居然也被招来了。他自称是印度王子,300年前溺水而死,他对法事的女主持人表现出无限爱意,每次出现总是情不自禁地爱抚她,拥吻她。总之,这是一场精心准备的骗局,根本没有什么鬼存在!但是里歇却总是希望能见到鬼,被狂热冲昏了头脑的他对在那里看到的一切都深信不疑。这个鬼也毫不害羞,大方地让他拍照,还向他透露了一个小秘密:只要他在那里再多呆几天,还可以见到菲基娅公主的还魂。他还向里歇保证:里歇在3000年前的前世就认识公主了。结果当然,美丽的公主如约而至,风流的里歇不但吻了她的手,还保留了她的一缕头发……


鬼宅三日

 

编译 陈淇


   两位具有冒险精神的记者,毫无畏惧地出发去“寻猎”英伦晨雾中的幽灵……

前往孟卡斯特城堡(Muncaster)


   奥里维:火车沿着海岸蜿蜒前行,我的脑子里还在想要带的东西是否都装进了旅行箱里:睡袋、袖珍手电、袜子、裤衩……该带的都带了,甚至还有我的录音机,我一定要录下幽灵的声音。是的,我这次接受了一项特殊的使命:到英国北部一个荒僻之地去调查一个据说有幽灵出没的城堡!这世上真的有幽灵吗?难以相信。但是,好奇的我想去亲耳听听身为心理学家和神经生物学家的贾松·布莱思怀特(JasonBraithwaite)会怎么说。我们去孟卡斯特城堡就是为了参加这位伯明翰大学教授举办的为期3天的研讨会。在这所具有800年历史的老宅里,他要从“理性和科学”的角度与大家一起探讨灵魂和幽灵的话题。这可真不是一般的研讨计划!

 

   维姬丽:“你对特异事物感兴趣吗?”就是主编这一句简单的问话让我踏上了此次报道之行。我给自己找的理由是“接受能力强”。“接受能力强”?强过头了可不好,尤其是听说要在古堡里过上整整一夜。真是叫人焦虑不安!

 

   奥里维:Bed &Breakfast旅馆的老板荣开车来车站接我们,这样我们就不用步行走1.5公里的路了。道路是倾斜的,而且还没有路灯。一侧是一望无边的荒野,另一侧则是一片张牙舞爪的树林。感觉不是很好……但是荣根本不相信什么幽灵,他甚至开玩笑说:“在我的旅馆里严禁使用致幻药品。”但是,古堡就在他开的旅馆对面,只隔一条马路——难道幽灵连过马路都不会?

 

初次接触


   奥里维:研讨会开始了。有20多人专程赶来听贾松·布莱思怀特的演讲。这些人从25岁到60岁不等,而且不仅有英国人,还有西班牙人、芬兰人、瑞典人、瑞士人和德国人,甚至还有一位澳大利亚人!这是一群钟情于特异事物的人。就拿托马斯来说吧,他是一个35岁的德国人,我和他在会议室一角的冷餐桌前谈了几句——他的饭量实在大得惊人!他认为自己有通灵的能力,并打算利用所有业余时间加以提高。当我得知他在火车站售票处工作时,忍不住想象他坐在售票窗口后面,手捧水晶球,试图从中看出下一趟开往杜塞尔多夫火车的运行时刻的情形……你们可千万别笑!

 

   维姬丽:贾松给我们讲了许多有关孟卡斯特城堡的故事。据说这座古堡一直被已经死去几百年的宫廷小丑汤姆的幽灵缠绕。另外,还有“玛丽·布瑞格事件”:这位年轻妇女在19世纪时被人杀害于古堡的栅栏前,从此,她的幽灵便在古堡的周围游荡。不少人都说见过这个幽灵,有的证词甚至已有25年的历史!还有不少开车人也述说他们在这个地方差一点撞上一个年轻的女人,而当他们下车察看时,她却突然不见了——呃,听得我直起鸡皮疙瘩!

 

   奥里维:贾松是一个怀疑论者,在他看来,玛丽·布瑞格的情况说明,幽灵的出现常常是因为人们对真实而具体的迹象发生错误的认知,而孟卡斯特城堡周围的环境很容易使人产生错觉。道路起伏蜿蜒,路边有许多高大的树木,又没有路灯。此外,这个地区气候潮湿,经常出现的大雾也影响人的视觉。

 

   奥里维:昨晚没有睡好,真是糟糕,但我却梦见了幽灵!昨晚当我们从吃饭的小村庄回来的时候,我一路上紧紧地抓住我的手电筒,就像一个落水者抓住救生圈一样。黑暗中,我感觉到玛丽·布瑞格似乎随时都可能出现!

 

   维姬丽:我们终于要参观古堡了。真是奇怪,想到马上就要和幽灵面对面了,心里反倒觉得踏实了许多。与我们先前的想象完全不同,这里没有蜘蛛网,也没有斑驳的墙面,相反,这里的一切都显得干干净净、井井有条。需要说明的是,古堡的主人贝宁顿爵士一家今天仍然住在古宅的一翼中。从孟卡斯特城堡望出去的风景也很美丽:城堡面对群山环绕的河谷,在河谷的深处,河水随着爱尔兰海海水潮汐的变化而起伏,真是一幅美丽的图景——虽然它掩盖了一些小小的遗憾。实际上,有关幽灵故事的答案,是要到城堡下的地层中去寻找的。遗憾的是,地质分析也没能解开孟卡斯特城堡的秘密!

 

   奥里维:一进城堡,小丑汤姆就跳进了我的眼帘!当然不是他的幽灵,而是他的画像,就挂在面对大门的楼梯上方。贾松告诉我们,根据传说,此人喜欢坐在城堡大门前的树下瞎想。有时会有路过的人向他问路,假如碰到他正脾气不好的时候,他会将问路的人指向流沙地带!

 

   维姬丽:我们来到一间摆放着各种女士起居用品的明亮的房间。贾松告诉大家这间屋子叫做“帷幔间”,是整个城堡里幽灵最爱光顾的一个房间。据说这里常常听见有孩子的哭声,门把手自己会动!也许是巧合,同行的人中突然有人觉得头痛,更有人随声附和,说自己“胸口好像压上了一块大石头”——还真有那么多“鬼”来疯!

 

“狩猎”之夜

 

   维姬丽(21:00):城堡所有的大门都关上了,它们一直要到第二天早上才打开……贾松召集所有的人在一间屋子里开会,这间屋子现在成了我们临时的活动总部。他告诉我们如何使用今晚“狩猎”幽灵时要用的工具。有磁场探测器、声波探测器、还有电子温度计和小风扇。只要有一丝微风,小风扇就会转动。为什么要用这些装备?因为考虑到城堡里的气氛,万一有什么风吹草动,或是温度稍稍有些下降,还不把人给吓死——这些装备可以给人壮胆。另外,有了这些装备,每个人都可以辨别出突然吹过额头的凉风实际上来自损坏的玻璃窗,而不是来自某个喜欢捉弄人的鬼魂。


   奥里维:我们要分成小组到城堡的各处巡逻。维姬丽和我决定分头行动,这样可能会增加我们碰到幽灵的机遇。大家约定每隔45分钟到总部所在的屋子碰一次头,向贾松汇报各组围捕的情况。我们对好了表,出发吧!

 

   维姬丽(23:30):我在毗邻帷幔间的屋子里。这间屋子和帷幔间的面积一样,墙面的颜色一样,里面的陈设也一样。室内温度是18℃,并不是很低,但是我却感到阵阵凉意,这种感觉伴随了我整整一夜……至于磁场么——在屋子中间有点变化,但是毫无特别之处,一切都在正常范围!我们又测量了一下床周围的情况。我所在小组中有一个名叫莱斯蕾的女孩甚至爬到床上,想知道躺下后是什么感觉。所有测量的结果都正常,莱斯蕾也没有受到任何讨厌鬼的攻击。


   奥里维(23:40):我现在来到了图书室。这是一个巨大的八角形房间,天花板很高,还搭起了一个阁楼,满是各种各样的书籍。假如是在白天,我倒真想在靠近壁炉的松软的沙发上休息一下,喝上一杯茶。可现在是漆黑的夜晚,我差不多是贴着墙走!紧跟在我后面两步的托马斯倒显得泰然自若,他眯缝着眼睛,力图“感受”房间神秘的气氛……不过,假如他真的能感觉到不安信号,那一定是从我这里发出的!

 

   维姬丽(0:00):我们进入了帷幔间。我是否能听到传说中孩子的哭声、看到门把手自己转动?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生,一切都很正常。突然,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在靠近床的地方,磁场探测器发疯似的动了起来。我们决定停在原地不动,窥伺几分钟。莱斯蕾坐到床上,同组的另一个女孩莎娜坐在她的旁边,而我则坐在一把玫瑰色的扶手椅上。周围一片寂静,我们感觉有些冷,有一股持续不断的风不知从何处吹来……不过到最后我们也没有在这间屋子里发现什么异常的东西!应该说,磁场的变化对我和我的两位伙伴没有产生任何物理效果。

 

   奥里维(2:30):我碰到了一件非常奇特的事情。我手握磁场探测器正在城堡里最长的走廊里测量,探测器的嘀嗒声有规律地响着。我经过了位于走廊右边的第一扇门,然后是第二扇门。突然,当我经过第三扇门时,我手中的探测器发疯似的叫了起来!由于门是关着的,我把手伸向门把手,想把门打开。可是,我的手刚刚碰到铜质的把手,它却突然自己转动起来!我被吓了个半死!

 

   奥里维(3:15):我把我的奇遇讲给贾松听。在他看来,这一切毫无怪异之处!门把手一定是事先卡住了,我的手一碰,它便像弹簧一样又松开了……探测器之所以发疯似地叫唤,是因为这扇门里藏着一套报警装置。换句话说,一束束的电线必然产生磁场的变化,探测器碰到后自然会有反应——他早就该把这些告诉我!

 

   维姬丽(8:00):在同伴的呼噜声中勉强休息了3个小时之后,城堡的门终于打开了。我们终于可以出去了……我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早上的新鲜空气,庆幸自己在一所闹鬼的宅子里平安地度过了一夜。尽管如此,我突然很奇怪地发现自己感到有些失望,因为这一夜我没有见到小丑汤姆……

 

  评论这张
 
阅读(13103)|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