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发现》杂志官方博客

上海文艺出版总社

 
 
 

日志

 
 

那些可怕的记忆  

2008-05-29 14:54: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可怕的记忆 - 《新发现》杂志官方博客 - 《新发现》杂志官方博客

 

当恐惧记忆重新被唤起,例如唐山大地震的幸存者看到这次四川地震的新闻,他的反应比普通人要大得多。

 

文 姬十三

 

  或多或少,每个人都有些恐惧的事物。除了大家都害怕的东西,比如蛇、老虎,人们还发展出一些个人爱好:有人害怕坐飞机或是坐船,像荷兰球星博格坎普常因为不肯坐飞机而错过重要比赛;有人恐高,比如本人就曾屡屡在独木桥前止步不前。
  还有些人恐惧的东西比较古怪。阿兰·德波顿写过一个故事,说有人害怕坐在椅子上,因为他总幻想自己是个荷包蛋,坐在椅子上可能容易破,后来,旁人帮他想出个办法,每次坐下时在椅子上放个面包片,三明治变得很妥帖,他就不再害怕了。还见过一个故事,有个女人非常害怕鸡腿,每次去参加宴会,她都要事先通知主人不能有鸡腿。然而事有疏忽,有一次消息没有传到,她进场以后反应过分极了,最后弄得和女主人双双进了急诊室。自此以后,她再也不敢在外就餐了。
  诸如此类的恐惧是怎么来的?
  人类对一些东西的恐惧是事先设定在大脑里的。这是本能,当感觉危险来临,你呼吸急促,血压升高,变得极度敏感,种种反应很难用意识控制。你可能会争辩说,老鼠天生怕猫,可现在不捉老鼠的猫已经吓不到老鼠了,这能说明是种本能反应吗?
  事实上,“本能的记忆”埋藏在大脑里的深处,就像入水的渔网,需要先拉一下才会牵动全身。在实验室里出生的小猴子是不会怕蛇的,但是,如果蛇出现的时候,同时让它看另一只猴子惊恐的表情,小猴子可能立即形成终生难忘的恐惧记忆。但是如果把水果和惊恐的表情一起给它看,它就根本没办法学会对水果的恐惧。本能的恐惧记忆就像一个淡淡的记忆水印,一旦用恰当的方法着色,便立刻凸显出来。
  人类,或者说灵长类动物,有许多共通的恐惧反应,我们都害怕爬行类动物,害怕巨大的猛兽,害怕撕心的尖叫声,害怕高处,害怕落水,这些经验是透过演化而深埋在大脑的神经突触之间的。不过,并不是说,大脑里事先烙印了一些具体的东西,而是大脑会粗略地对某一种类型的刺激格外敏感,比如说地上偷偷潜行的长条生命物体,比如头顶上攀悬的长得奇形怪状的生命体。比较而言,我们不太容易对现代的非生命类物体产生恐惧,比如你即使经历了一次惨烈车祸,可能并不会因此而不敢坐汽车。
  显然,人不会本能地害怕鸡腿,那么,这种荒唐的恐惧是怎么通过后天习得的呢?
  我们首先得了解,危险的讯号是如何进入大脑的。所有与情绪相关的信息都会与杏仁体产生联系,这是大脑的警报室,也是情绪中心,然而,通知它的路径不止一条。当你看到一只狰狞的黑蜘蛛时,这信息先由视觉通路感知,随后便兵分两路。一条信息从视觉皮质出来以后,进入大脑的辨识部门,你激活出所储存的知识,分析这是什么东西,从记忆里提取它的分类学知识,你的意识告诉你,这是蜘蛛,可能有毒!这条信息兜了个大圈子,后来再被送入杏仁体——意识告知身体,可以行动了。
  然而,在此之前,你可能早就窜得远远的了。你回过神来,有点纳闷,什么时候躲开的?这是另一条快速反应通路起作用的结果。这路信息直接进入杏仁体,在毫秒级的反应内,立即让身体进入戒备状态。由于不经过意识的提取,这种反应可能是你并不知情的。可以认为这是一种潜意识的恐惧记忆。
  当恐惧记忆重新被唤起,例如唐山大地震的幸存者看到这次四川地震的新闻,他的反应比普通人要大得多。如果当年他年纪尚幼,有可能根本记不清当时的景象(甚至,可以设想一种极端情况,没有人告诉他曾经历过大地震,他的记忆也忘掉了这些),但是,情绪的记忆通常会更为强烈:变得心慌,莫名其妙地不安宁,尽管他根本无法说清这是出于什么原因。这就是记忆被“烙进”杏仁体,却没有在意识中保留的结果。两种记忆方式,根本是两条途径。
  当处在恐惧场景中的人特别紧张时,大量紧张性激素的分泌可能会严重抑制记忆系统,令这一刻的记忆在事后杳无踪迹。这就是为什么从劫案中脱生的人可能根本记不住劫匪的样子,被车撞以后,也记不清当时自己在做什么。
  紧张性激素的大量分泌还可能造成另一种后果:因为杏仁体过度兴奋,它会出错。本来,通过杏仁体传递的情绪记忆就不是那么精确,不像意识中的记忆那么苛求细节。一旦出错,这种恐惧的对象没准就会换成相关的东西。害怕鸡腿,也许是因为鸡腿曾对你的生存造成重要影响,还可能是因为一次进餐引发的血案,谁知道呢?
  在解释这样的故事时,弗洛伊德同学可能会带上父亲母亲还有性,现在我们知道,用不着那么麻烦。可记忆深处的信息,依旧无法解答。

  评论这张
 
阅读(121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