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发现》杂志官方博客

上海文艺出版总社

 
 
 

日志

 
 

心灵感应新篇章  

2008-10-29 12:48: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灵感应新篇章 - 《新发现》杂志官方博客 - 《新发现》杂志官方博客

 

 

通过思维来聊天?太离谱了吧。不过,科学家们倒真的对此大有兴趣。如今,在世界各地都进行着关于心灵感应的研究和试验,研究人员尝试解密我们脑袋里的小九九……

 

撰文 Carine Peyri弐es/Fabrice Nicot/Robin Jamet
编译 郭鑫


实验室里的惊喜

思维可以从一个脑袋直接跳到另一个脑袋吗?最近的研究又掀起了新一轮争论。

 

   叮铃铃……星期日早晨的我,迷迷糊糊半梦半醒。在听见莎拉声音的一刹那,我如同被电击了一样倏然醒来。五年来杳无音信,偏偏在我梦见她的10分钟后给我打电话! 我几乎都把她彻底忘了……真是难以置信! 就好像我们的精神脱离了意识的控制,自作主张要彼此联络一样。
   类似这样的经历你不会没遇到过吧?我们都会做一些有预兆的梦,感觉到某人从背后盯着自己的眼睛,或者心里正想着某个朋友,就与他不期而遇了。每每在此时,我们都觉得很奇怪。人们常把它解释为巧合。还有更多的时候,我们心里想着莎拉或其他什么人却什么也没有发生。说到底,真的有“心灵感应”这回事吗?

 

我来想,你来猜

   是啊,信息究竟能否跨越空间从一个大脑转移到另一个大脑呢?这种可能性至今仍是全世界特异功能学实验室的研究对象。一个多世纪以来,研究人员反复试验用心灵感应传递纸牌信息、图案等,在不计其数的通灵实验中,最为著名的就是德国“全域”(ganzfeld)超感官知觉实验。内容是任意选取一段影像,让一个人通过思维把它传送给安置在一间隔离室中的“接收者”。当“传送”结束后,接收者将在四段影像中指认对方所“传送”的那一段。从理论上说,碰巧选中正确答案的概率应是25%。然而,当查尔斯·汉诺顿(CharlesHonorton)于1974年第一次进行该实验时,发现正确率竟达43%!此后,同样的实验在全世界被重复了成千上万次,成功率都十分可观,从30%~35%不等。尽管这个比例比碰巧猜对的概率高不了多少,但是不可否认,由于参与测试的人数众多,这一差异已经足以使我们怀疑特异功能的存在了。而这还不是特异功能专家们的唯一收获呢。
   2004年以来开展的关于大脑的新实验或许能为心灵感应的信徒们提供另外一些论据。其中最引人注目的研究之一是由苏格兰爱丁堡特异功能实验室的马里奥·基特尼斯(MariosKittenis)组织进行的。他将两个人分别安置在相距较远的两间隔离室里,然后让第一人看到一连串共93道闪光(闪光持续时间和间隔由电脑随机控制)。同时,通过插在第二人(被视为接收心灵感应信息的那个人)头皮上的电极记录他的大脑活动情况。他先后对11对实验对象进行了实验。马里奥·基特尼斯的假设很简单:如果存在心灵感应,那么传递的信息必然在接收者的脑中留下了印迹。换句话说,接收者的神经电生理活动应该与发送者对应……把一对受试者在一次闪光后的反应单独拿出来看,神经电生理活动的对应似乎并不明显。然而一旦将所有实验结果综合起来,这一对应程度就十分可观了。研究人员发现,未受到闪光直接照射的受试者在同伴被照射过程中的大脑活动,通常都要比后者未受照射时活跃许多!似乎“发送者”被闪光激发的神经信号一路传到了“接收者”处,唤醒了其神经活动。不仅如此,实验人员按照与“接收者”相同的条件设置了一个对照组,但是没有给他们配备“发送者”。实验人员发现,对照组成员的大脑活动没有呈现出类似的变化。在基特尼斯看来,这就证明了“接收者”活跃的神经活动同闪光密切相关,而绝不是因为设备失灵或其他思维活动意外造成的。

 

兴奋的科学家
   这算找到证据了吗?基特尼斯保持谨慎:“现在激动还为时过早!我们毕竟只对11组实验者进行了实验,所得的数据远远不够统计分析。”巴黎硝石库慈济医院大脑成像技术专家希尔万·巴耶(SylvainBaillet)在评论该实验时表示结果很有新意:“如果这些结果能够被证实是可靠的,那么是值得进行更深层次的研究的。但在此之前,需要有其他实验室,而且需要特异功能学以外的学科专家们参与研究,实验结果的有效性才能够被认可。”
   看来暂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也不必就此禁锢自己的想法。就算我们脑袋里的念头真的会刺激邻居的神经,那也不一定就意味着信息能被百分之百地接收……

聆听脑电波
我们的大脑会自然发射电磁波。是否能通过接收这些电磁波来实现远距离的交流呢?


   如果有心灵感应,那它运作起来是不是像埃菲尔铁塔那样呢?这座世界著名建筑物的第三层(塔尖)是一个大功率的信号发射台,看不见的电波将图像和声音高速传播到方圆几十公里千家万户的接收天线,大巴黎地区的居民因此得以收看和收听电视和广播节目。

 

需要放大器和天线
   那么我们能像发射广播电视信号那样通过大脑电磁波把自己的想法发送给周围的某个接收者吗?举个例子:我想吃我最喜欢的甜点——李子干奶油蛋糕。那么我就把这美味甜点的图像发给我亲爱的老妈或老爸,提示他们如何才能为我带来快乐……异想天开?其实这个主意没那么疯狂,因为我们的大脑的确能发射电磁波。实际上,制造电磁波只需让电流在电线里形成回路就可以了。如同船在水面行驶时身后留下的航迹,形成电流的电子同时也产生电磁波。而我们的大脑内部恰恰充满着在神经元之间持续循环的电流。比如,当我脑中显现出李子干奶油蛋糕的形象,想起它的气味和口感时,就会有10万到100万个神经元同时活动。与通常的电流不同,在大脑中奔走的并不是电子,而是一些带正电的钠离子和钾离子。不管是什么粒子,只要它们运动,就能产生电磁波。那我们干嘛不马上就利用这大脑电磁波来个远距离沟通?还不行。首先必须给它来一帖增强剂,否则它实在是太微弱了。这是因为产生大脑电磁波的电流强度还不到千万分之一安培,仅为电视机内电流的几百万分之一。由此产生的电磁波只能勉强穿透脑壳。而且,即便你能在大脑中植入一个放大器,把电磁波传出去,对方也得拥有接收天线才成。否则,电磁波也只能从对方的左耳进右耳出而不留下任何信息。不是吗,我们整天都要接待各种电磁波的光顾(电视、收音机、移动电话),可脑袋里却从未亮起过任何图像。要利用电磁波,就得依靠天线来接收。尤其是还要将它转换成图像。这和电视机用天线接收电磁波信号,然后再把它们转换成荧屏上你喜欢的频道节目的工作原理是一样的。然而最大的难题是,来自大脑不同区域的电磁波形态接近,却代表着不同的含义。如来自控制记忆的大脑区域与负责四肢动作的区域的电磁波含义是不同的。只有了解电磁波的产生区域,才能正确转译其含义。
   看来,依靠大脑电磁波进行心灵感应简直就是一桩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是2005年,美国的克劳蒂娅·米切尔成功地开始用思维操控自己的机械手。而Emotiv公司也即将在今年圣诞节以前推出一款能玩电子游戏的头盔。游戏手柄落伍啦!

 

接收思想的头盔已问世!
   不错,科学家们并没有放弃对大脑电磁波应用的研究。只是如今,我们仍离心灵感应很遥远。电磁波由直接植入脑中或紧贴脑壳的感应器接收。既不需要“发射功率”,也不需要“接收天线”:因为电波几乎是从源头被采集的。这些电子信号会被放大输入电脑处理,电脑对它进行细致检查后将其定义为某一想法。
   这正是今日研究的重点所在:辨识想法。大脑神经元在不断地进行信息交换,包括并尤其在我们不经意的时候。当你想着抬胳膊时,另一些念头也可能同时闪过你的脑海,如“我要去拿盐”、“我肩膀有点疼”、“这里好热啊”……怎样从这一大堆想法中正确区分出“抬胳膊”呢?办法之一是多做几遍这个令我们感兴趣的动作并观察大脑电磁波发生的变化。为此,我们按照频率将电磁波分类。如把它们想象成有各种颜色,红、黄、蓝……那么大脑想到某件事情,就相当于发出某种颜色的电磁波。比如抬胳膊就是黄波增强,蓝波减弱。最后令色调的每一种变化都对应于一种想法。
   Emotiv公司游戏头盔的工作原理大致也是这样。在使用前,需要先校准。软件列出一系列的动作(跳跃、跑……),并要求你为每一种动作配上个特定的想法。由你任意选择搭配对象,这个对象可以是与该动作毫不相干的事物。举个例子:“跑”这个动作,你大可以把它和李子干奶油蛋糕搭配在一起!头盔会记录下这种电磁波并将其翻译成“跑”。这样在游戏时,一旦你想到可爱的奶油蛋糕,你所扮演的角色便撒腿狂奔……

 

精神流之战
在上世纪70年代,通灵术也曾是美苏争霸的战场之一。为抢先从这有名无实的武器上获益,两个超级大国可谓不惜血本!


   你知道美国军人曾经打算如何指挥第一艘核动力战斗潜水艇“鹦鹉螺”号吗?是通——灵——术! 
   1960年1月,一名法国记者在未透露消息来源的情况下,爆出了一段猛料:美国军方于1959年7月进行了一次关于通灵术的“绝密实验”。该报道称,在16天的时间里,有个人每天两次躲进美军某研究中心的一间隔离室,从给他的5个图案中挑选一幅,通过思想的力量将它传送给数千公里之外、潜藏在海底的“鹦鹉螺”号上的另一个人。每完成一次尝试,“发送人”就将他所“发送”的图像装入一只秘密信封中。在另一边,“接收人”也将他感知到的图像内容一一录出。16天的实验结束,成功率竟高达70%!与侥幸猜中的概率20%比起来,这简直神了!

 

“潜艇门”?
   慢来慢来:把这样的“国防机密”透露给一个法国记者……而且又是连最最狡猾的通灵术骗子也不敢拿出来炫耀的完美结果……这玩笑开大了。事实上,纯粹就是吹牛皮。后来,我们得知这项实验并没有进行。况且,美军立即辟谣,得到错误情报的记者也连声道歉。这篇文章本该就此被人遗忘,但它却引起了苏联方面的高度警觉。当时正处冷战时期,苏联密切注意着美国军事实验室的一举一动。苏联方面断定,这件事情了结得如此仓促,准是为了掩盖某些东西。
   毕竟在当时,通灵术还未像今天这样显得那么荒诞不经。要是“山姆大叔”果真掌握了“精神流武器”呢?不管怎样,这一事件后不久,苏联就正式启动了第一批心灵感应研究项目。很快,他们就转入谍报和战争领域的应用研究。他们尝试让相隔数百甚至上千公里的两名特工用心灵感应传送图像,或者向被催眠的人传达精神指令。目的是检验能不能远距离操纵人们的大脑,这样就能诱导他们干一些诸如破坏战略要地之类的事。

 

尔虞我诈……
   上世纪70年代,有关这些研究工作的消息泄露到国外。慢慢地,谣言四起,说是经过10年研究,苏联在该课题上取得显著进展。美国政府疑虑顿生,要求CIA(中央情报局)调查此事。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他们了解到为了研究通灵术,苏联调集了上百位顶尖科学家,每年的研究经费达3000万美元!
   于是美国方面紧张起来:既然苏联方面把此事看得如此之重,那他们一定取得了重大进展。要是他们已经能截获思想了呢?要是被他们窥探到高级将领的脑中所想,那什么秘密基地、行动计划……不就统统暴露了吗?太可怕了!
   另一方面,种种故作神秘、大笔经费投入也有可能是在演戏,目的就是为了骗敌人上当。可无论是真是假,兹事体大,美国方面实在不敢掉以轻心,让苏联占得先机。1972年,CIA和 DIA (美国国防情报局)同时接到了任务:侦察苏联的研究进展,并组建一所关于通灵术军事应用研究的实验室。

 

扫地出门……
   “星门计划”(Stargate)就此开始——美国政府的这一绝密计划将持续23年,耗资2000多万美元。在法国记者发表那篇倒霉文章17年后,研究人员才真正进行了“潜水艇实验”。不过“星门计划”的重点在于一项由通灵术衍生出来的技术——遥视。在研究最盛期,有20多位因“遥视能力”而被选拔出来的退役军人参与到“星门计划”中。研究人员要求他们用思想确定苏联潜艇的方位、军事基地或人质的所在地……遥视当前发生的事件(“陆军中尉X现在是生是死?”),或是预见未来……有时甚至不给他们任何明确的提示,任由他们的思维在各自的遥视范围内驰骋,这样没准能发现一些有价值的事情! 
   你大概也料到了,这些通灵者的预言并未给美国情报系统带来重大变革。然而,一直要到1995年,CIA才要求对该计划进行科学评估。专家们的结论再清楚不过,那些通灵者全都被送回老家去了。

 

读懂思维的机器
这下我们可以确信了,思维是很难从一个脑袋流到另一个脑袋里的……不过大脑成像设备是否能直接破译大脑神经元之间的对话呢?

 

   唉!这倒霉的假期作业,愣是没完没了,可惜了假期的大好时光!要是只动动脑筋就能联络上那些铁哥们,那可就酷毙了……还是别异想天开了,如果你已经读过了前面的文章,你该了解到通灵术还不在人类的能力范围之内,原因是我们的大脑电磁波强度太弱,不足以游移到脑壳以外的地方。可是,难道我们就不能想法助它一臂之力吗?或者发明一种类似《X战警》中“X主脑”的东西,能让你用思维随时联络朋友?不要灰心!这类设备已经问世了——至少它的“简装版”已经进驻实验室10年之久了。尽管目前该设备尚不能对思维进行远距离传送,也不能把一种思维硬输进另一个脑袋里,但是它已经可以成功地将思维从大脑里提取出来,甚至进行解码。这难道不是了不起的第一步吗?

 

激活神经元!
   什么武器这么神奇?那就是功能磁共振(fMRI)扫描仪,它能够探察大脑的各处细节并几乎实时地拍摄神经元之间的对话。我们知道,神经元之间持续不断地传送神经电信号,这是思维得以存在的基础。不过fMRI扫描仪并不记录这些电信号,它做得更高明,它能确定所有被激活的神经元的位置。这其实更有意思,因为思维的内容并不取决于神经电信号,而是激活神经元的类型。每一种具体的思维都是由一串特定的神经元活动引起的。
   要想把fMRI扫描到的大脑思维活动转译成词句,就必须编制一部“词典”,将每一组特定神经元的活动与一种思维对应。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研究大脑功能的科学家们为编制这部“词典”开了个头。有了它,我们今后就可以从fMRI影像上识别出人们想的到底是螺丝刀、锯条还是锤子了。开天辟地啊!
   卡耐基-梅隆大学研究人员的做法很简单。他们让志愿者躺在fMRI扫描仪中,给他们放映一些工具的图像(锥子、锤子、螺丝刀、钳子和锯条)。同时,要求他们将注意力高度集中在所看到的东西上,趁机拍下被激活的神经元。这样,研究人员就将每个单词与一组特定的神经元对应了起来。他们意识到,单是想想“锤子”这个词,就得动员成千上万个神经元!而且它们还都分散在大脑各处。

 

锤子,脑子!
   这是因为这些神经元中的每一个都携带着一丁点关于锤子的信息。比如,视觉中枢的神经元提供关于锤子形状的信息,运动中枢的则提供使用锤子姿势的信息,还有其他一些提醒人们锤子可用来敲钉子,可以将物品固定在墙上,或将帐篷扎在地上,如果不小心砸到手指会疼痛难忍……
   类似“锤子”这样一个简单的概念可以激活数以百万计的神经元,而且还必须检查这一概念在每个人脑中激活的神经元组合是否一致。为了弄清楚这一点,科学家对另一批志愿者进行了扫描。这次让他们去想象上面5种工具中的一种,再参照“词典”对fMRI扫描结果解码,猜测他们所想的内容。令人惊喜的是,准确率竟达60%~80%。由此可见,通常情况下,每个人的大脑对同一事物的编码形式是基本一致的。这样我们便有望用同样的方法完成“词典”中所有条目编写,思维解码工具也指日可待了。
   在理论上,这是可能的。然而别忘了在本实验中科学家仅仅测试了浅显的概念,如果要翻译更精妙的思维内容会怎么样呢?实际上,当我们比较“锤子”和“锯条”的fMRI影像时,会发现两者之间的区别非常小。估计一把木槌和一把铁锤之间的区别就更微乎其微了。何况目前fMRI扫描仪的最大精度只能达到10万个神经元,要分辨类似词语间的细微差别恐怕是不够的。

思维词典要仔细推敲
   那么,遇到抽象概念时这套翻译机制还灵不灵呢?可能性不大。因为人们或许对“锤子”、“锥子”这类物品有着基本一致的概念,但对“民主”、“爱情”或“宗教”这类东西可就各有理解了。而且很有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同一个人对这些概念的理解发生变化,被激活的神经元组合也会出现变化!因此我们是无法编出一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词典”的。
   看来,即便有一天心灵感应成为现实,我们所能交流的也不会是些很崇高的内容。除非奇迹发生,否则思维识读机最多也只能翻译购物清单罢了!

 

四步搞定心灵感应
现在,轮到你了! 学会下面这套带那么点合理性的小把戏,外加一个拍档,就能把周围的人蒙得团团转哦!

 

想一个数字
   先说开场白,说你的手异常灵敏,可以感知从你搭档的大脑发出的电波。随便找个什么理由:生日巧合啦,亲戚关系啦……反正不管是什么,总之,你能像读一本敞开的书那样读懂他的思想!下面是表演过程。你先退到房间外,让观众和你的搭档私下讲定一个数字,然后回到房间里,把手贴在搭档的腮帮子上,就放在他耳下。稍停片刻,你便向观众宣布正确数字,让他们大吃一惊。怎么办到的?简单得很,只要你的搭档照着数字收缩腮帮同样次数即可。你的手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收缩,所以只需同时在心里数数就好了。为了让戏法更好看,可以让观众选择多位数字。你和搭档得事先串通好,比如从十位转到个位、或从百位转到十位时稍稍间隔一下。这么一来,收缩7下,停,然后5下就表示75。就这样,越玩越顺手!


想一件东西
   让每个观众在纸条上写下一个词或数字,折好放进你的魔术帽里。你拿起一张纸阄,集中精神……不用拆开,就能猜到上面写的什么。更神奇的是,一位现场观众承认就是他写的纸条。表演成功! 你再迅速检查纸条上是不是你猜到的内容。随后,抽出另一张,继续猜下去。每一次人群都发出一声惊叹:这正是他(她)所写的纸条。可一旦摸清了游戏的底细,他们肯定会拍自己的大腿:怎么没有早些想到呢。
   只要跟搭档串通好,让他把纸条叠成一眼即可辨认的特殊形状,剩下的就易如反掌了。首先选一个不是搭档的纸条,不要拆开,装作用心思考,然后镇定自若地宣布纸条内容……那是你的搭档事先告诉你他要写的。这时,他便在惊讶的全场观众面前发话:“没错,我是写了这个。”而拆开手中纸条核对时,你看到的其实是下一个要猜的内容。然后,抽取一张新纸条,同时大胆地说出上一张的内容……其实和你手上的纸条毫不相干! 这么一来,你总能提前一步,你宣布的内容都不是你手上现有的,而是上一张纸条的内容,一直到最后一张,搭档的纸条。当然,观众们光顾着为每次都能说中而惊讶了,根本不会发现自己被戏弄,你最后甚至可以大方地让他们检查是否所有纸条都在。


想一张牌
   向被整对象出示6张牌,如黑桃K和方块K,红心Q和梅花Q,方块J和梅花J,让他任选一张暗自记住。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这6张换成事先准备好的另外6张(比如藏在桌子底下):梅花K和红心K,黑桃Q和方块Q,红心J和随便一张你事先做好记号的牌。故意先把这张牌当作被对方选中的那张剔除掉,但注意别给对方看见花色。然后再给他看余下的5张。他一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记下的那张牌凭空消失了!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因为你的第一副和第二副牌中没有一张是一样的。

 

想一个词
   你先站到门外,让观众选定一个词,然后回来。你的搭档会念给你听一串冒似胡乱组合到一起的词语。当他读到观众选定的词语时,你立即打断他:“就是这个词!”你是怎么猜到的?不是心灵感应又是什么?可这一切都是事先准备好的!只要跟搭档讲定一个词,让他把这个词放在观众选定那个的前面,这个词就是明显的提示语。但有几点需要注意:1)搭档要避免列举同类词和同义词(如避免只用鸟类名称或身边的家具名称),否则,万一提示语和观众选定的词正好一样,那你的表演就顿时露馅儿了。2)如果重复游戏,别忘了每次更换提示语。你可以向你的搭档发出暗号,指指一件家具、一件衣服、一棵植物什么的……作为新一轮的提示语。按这个办法,你的戏法便可轻松红透全场,天衣无缝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05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